我是五头猪

高和冷总要占一个吧

【士潇】无回之城

还没写完

这是前面 

谢谢大家的喜欢!(不没有人喜欢



————————————————


19

冗长而又复杂的梦境向他袭来,梦里尽是些支离破碎的片段。


梦里戴士向他伸出手,梦里一些身着他只在历史书上看到过的衣服的人将他带走,梦里戴士用深沉的眼神看着他,梦里他决绝地从城墙跳下。


那个大概率就是他自己的人挣脱身后人的束缚,不顾那些尖耳朵尖牙齿吸血鬼的大声叫喊,爬到城墙上纵身一跃。


韩潇从梦中惊醒,他看到身边熟睡的戴士,从被子侧边把手伸出来,隔着被子,轻轻捏了一下戴士的手,而后轻手轻脚掀开估计是戴士给他盖上的被子。


一身酒气,他心想,扭头进浴室去洗澡。




20

戴士是被浴室里的水声吵醒的。


吵醒之后他还没清醒,潜意识手就往身边碰,没摸到身边人才迷迷瞪瞪睁开眼睛。


韩潇要是看到那必是要感叹一声小卷也没跟我睡过怎么就这么上道呢。


他头疼,脑子转得也慢,坐床上想半天才意识到吵醒他的罪魁祸首就是韩潇。


他毕竟不是常人,喝了酒也不会完全失去意识,比如现在,只是头疼得很。


“韩潇?韩潇?”


脖绝大人透过浴室门听着水声看着对面人影,蒸汽勾勒出他一个朦胧的轮廓。


他吞了吞口水。


“潇,你在洗澡?”






21

韩潇泡在水池子里,有一下没一下拍打水面。


他听见小卷在身后透过门叫他名字,脖绝大人的声音仿佛也粘上了水蒸气传过来显得软糯。


可他不想理他,合上嘴从唇缝中挤出来一声没什么感情的“嗯”。


在他没想清楚梦里的事和他自己的关联之前,他并不是很想理戴士。


或者说他想清楚了,但是不敢细想。






22


韩潇故意在浴室里磨蹭很久,他估摸着人应该已经走了拉开门。


然后看到戴士站在门口看着自己。


逃也逃不过,算了。


他也抬眼盯着对方:“你为什么骗我?”


脖绝大人看着他眨眼睛,似乎是在思考这个问题究竟从何而来。


“那个韩潇是谁?”






24

哦,他懂了,但是还是很委屈的样子。


“我没骗你啊。”


脖绝大人一向精明不会吃亏,但他不会在韩潇面前骗人啊。


从很久之前就开始是这样。


韩潇眨眨眼没了气势,他没想到他会这样回答。


“你问我我肯定跟你说的。我这不是不知道你天赋异禀能自己发现嘛。”


戴士看着对面略显疲惫揉着眉心的韩潇,小心翼翼地说。


“去睡觉吧,你晚上喝那么多酒。”想起自己把戴士灌倒在桌上但自己几乎没喝多少的韩潇说要去睡觉。


可能是为自己刚才的举动不好意思,也可能是纯粹心疼戴士。


那戴士当然是觉得他在心疼自己。


嘻嘻。


“好好好。”


“那你还是去我那床上?”


“……你先洗澡。”


“好嘞好嘞。”






25


于是半小时之后韩潇看到因为跟他躺在同一张床上就心满意足得意洋洋开心得尾巴都要翘起来的脖绝大人无语。


“我怕你又做噩梦。”感受到了旁边人无奈的视线,戴士收敛一下。


“难道不是因为你才会做噩梦的吗?”


而且这是梦吗?






tbc.

【士潇】无回之城

呃呃呃我又来了


居然还没写完我是没想到的


前篇看这 

————————————————




10

韩潇回到房间躺下,总觉得戴士话里有话,可有说不清楚哪里不对。

他自暴自弃决定不再想,抱着枕头决定睡觉。

然后他又做了个奇怪的梦。

梦里是人类王国,他站在千年前的夜色中与降落在城墙上的戴士对视。

他迎着月亮看向对方的眼睛,却觉得戴士的眼睛比月亮还要亮。

当时还不是肉乎乎胖嘟嘟的小吸血鬼崽子满心满眼只有他眼前的这位人类,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

他好可爱,韩潇端详着对方的这副模样点点头。

然后下一秒,他就从这只小吸血鬼嘴里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那人张开自己的翅膀,朝梦里跟他名字一样的人伸出手:“韩潇。”

“跟我走吧。”







11

然后像是不想让自己知道更多信息一样,他突然毫无征兆地醒来。

他想了很久,也不知道那个人是不是自己。

以及,如果那个人是自己,自己又会不会把手递给戴士。

“小卷啊小卷。”韩潇把手臂盖在眼睛上,然后又疲惫至极地闭上眼。

他开始正视那些被自己忽略掉的事。

像是他为什么要把自己放进来。

像是他为什么不让自己离开。







12

脖绝大人第二天敏锐地感觉到有些不对。

“潇——”

韩潇挺冷静地问他干什么。

脖绝大人撇撇嘴,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13

韩潇要想个方法套出戴士的话。

他大概从那天晚上的梦里猜到了一些东西,可他不敢确定。

在千年时候找到用这样一种方式找到失散的恋人,这种事是真实存在的吗?

既然他一直对……我念念不忘,他为什么几千年不来找我?

韩潇扶额叹气,他要看不透小卷儿了。

所以他用了他成本最低也大概是收益最高的方法来套戴士的话。

他从酒窖里抱出来两瓶酒。






14

“陪我喝酒。”

韩潇把两个高脚杯往戴士面前一放。

脖绝慌慌张张站起来给韩潇拉开椅子。

我潇终于主动找我说话了哈哈哈!

然后想到喝酒什么的又开始垂头丧气。

“潇啊,我不会喝酒,要不咱换一个娱乐活动?”

韩潇看了他一眼,意思应该是爱喝喝不喝滚。

戴士纠结纠结,还是坐下来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

两个人沉默着喝酒。韩潇周身低气压,戴士也不敢随便说话。抿一口酒看一眼他的韩潇,然后垂下眼帘继续喝酒。

韩潇板着脸,其实是在想自己下一步计划,他对自己的酒量挺有自信,而且,他抬头看一眼对面的戴士,后者捧着酒杯晕晕乎乎。

嘿,要成功了。






15

结果半小时后韩潇黑着脸看着桌对面趴着的人。

……谁能告诉他为什么戴士的酒量会这么差啊!!!

他不甘心地戳戳戴士的脸:“喂,你能听我说话吗?”

对方迷茫的小眼神抬头看看韩潇,拉开椅子站起来,似乎是想走过来抱住他。

然而刚站起来一阵强烈的眩晕让脖绝大人只能撑着桌子按着头。

“诶诶诶你喝醉了就别乱动。”韩潇连忙去扶。

戴士晕晕乎乎,眼前伸来一只韩潇来扶他的手,白皙的手腕在袖子下面露出来一截,他顺手握住再用力把人拉进自己怀里。

“唔……”脖绝大人把头埋在韩潇的颈间哼哼唧唧。






16

韩潇抱着他家的脖绝大人一步一步往卧室挪。

他低头看着不肯撒手还在跟他撒娇的脖绝又好气又好笑:“小卷儿,醒醒,人设崩塌啦!”

脖绝大人挂在他身上没说话,像是睡着了一样,剩着两条腿无意识地跟着韩潇的脚步挪动。

韩潇悄悄叹口气,真不知道我以前为什么会受得了他。

不过,这种感觉也不坏就是了。






17

韩潇只是个普通人类,除去他从记事起做的那些奇异梦境外。

他学到的所有知识都告诉他梦与现实无关,可他自己并不这么觉得。

小时候他梦见的只是一些模糊的片段,而这些片段的轮廓随着年岁的增长愈发清晰。

像是这座城堡、这位脖绝,这是他可以看到的。

还有战争、铺天盖地的血腥气味、以及梦里那个人在战乱中和跟自己不同物种的另一个人交握的双手。

然后当某一次,他从梦中醒来时,他确定到那座城堡看看。

在现实中,也会有能让自己如此安心的感觉吗?






18

韩潇抱着脖绝一路挪到卧室。

他好重,韩潇想着,他决定把人直接丢到床上,然后转头一看趴在他肩上没有一点防备呼呼大睡的脖绝他还是没忍下心。

他在床边坐下然后把人一点往下挪着。

唉,自己干的好事还是要自己承担结果。

为什么他当初会想着把戴士灌醉啊。

他把戴士放到床上,结果被这人的体重让他一瞬间失去重心,也跟着载到了床上。

失重感逐渐袭来,意识开始变得模糊,他想推醒戴士,让他,或者至少让他放自己去洗个澡,可他试着挣扎了一下便又坠入深沉的梦境。



tbc.

【士潇】无回之城

呃呃呃跟节目没有关系

看了密室大逃脱我16年老粉火速回坑

再刷了一遍gl第二季的无聊产物

吸血鬼卷×人类潇


啊——我爱他俩——


————————————————




   1

在喧闹繁华的人类城市中心,有一座吸血鬼城堡。

几千年来,城堡的主人一直深居简出,而关于城堡的风言风语也一直在流传。

直到有一天,一个人类叩开了城堡的大门。

  



   


   2

“吸血鬼城堡的主人是德古拉脖绝~”

戴士没有接话,他的确是伯爵,可他也知道韩潇指的是哪个脖绝。

“小卷儿~所有吸血鬼都没有脖子吗?”

“还是说他们都是卷发?”

“……并没有。”






   3

这城堡叫无回之城,据说主人是在一场人类与吸血鬼的大战中反水唯一存活下来的吸血鬼。当时的人类国王为了向这位可靠的盟友申请永远的庇护而大手一挥把城中这座最大的城堡献给了他。

而这位吸血鬼先生脾气可能不好,传说总有好奇的人敲开城堡的大门,而进去了之后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再没出来过。

这大概也是无回之城这个名字的由来吧。






   4

韩潇和戴士以一起躺在沙发上,他想逗逗戴士,于是给他讲了这个他从小听到大的故事。

“是不是你把每个进来的人都骗到城堡里陪你玩了?”

“……只有你一个啊。”






   5

韩潇进来的方式像回自己家一样,站在门口,伸出手敲敲门。

敲了第一下,笨重的木门缓缓打开。

这怕不是声控的。韩潇朝城堡里张望了一下,纠结片刻后还是抬脚走了进去。

然后跟坐在椅子上打理羽毛的伯爵大人尴尬对视,后者显然是没料到会进来外人,看着韩潇的脸整个愣住。

然后拔断了自己一根羽毛。

“……呃……不是你开的门吗?”那为什么还会被吓到啊。

“……声控的。”

哦,好吧。






   6

韩潇坐在他第一次见到戴士的对方做的那把椅子上,而被外界所说的恐怖伯爵大人正在享受来自韩潇梳理羽毛的服务。

“你的羽毛真的好难打理啊戴士。”隔着一个翅膀传来韩潇幽怨的声音。

“那绝对是因为你闯进来的时候吓到我了才让我精心养护几千年的羽毛变成这样。”

“所以你以后的羽毛都要我来打理吗?”

“所以我以后的羽毛都要你来打理。”

戴士翘起了嘴角。






   7

“我不能离开吗?”

“你觉得你还可以离开?!”

“我这里是吸血鬼城堡啊!”

韩潇朝四周看看:“我不会说出去的,放我走吧。”

“我相信你不会说出去……不对……你还想说出去什么吗?”

伯爵大人张开翅膀露出獠牙,眯起本来就不怎么看得见的眼睛。

“这里可不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韩潇抱住脑袋蹲下,笑得浑身颤抖。他看着这个吸血鬼伯爵,忍住了想捏他脸的欲望:“啊啊啊我好怕。”

“……反正你不能走!”






   8

伯爵大人自带王者风范,至少他自己这样认为。

“你知道为什么你可以成为唯一活下来的吸血鬼吗。”

“嗯?”

“因为你没有脖子啊别人吸不了你的血啊。”

“……其实吸血鬼不吸血也能活的。”

“啊?怎么这样?”

“血对吸血鬼的诱惑大概跟美食对人类的诱惑差不多吧。”

“……哦”

?为什么韩潇还有点失望的样子






   9

韩潇也会让戴士给自己讲讲他以前的故事。

“大战的时候吸血鬼领袖有很多,我只是其中一个。”

“我主张与人类议和,签署协议和平相处,可其他吸血鬼不同意。”

“他们把我的人类恋人藏了起来,想利用他控制我,我照他们说的去做,结果我的恋人还是被杀了。”

他俩并肩坐在城堡的屋顶上,韩潇借助戴士的翅膀在这座全城最高的建筑物上看到了他从未见过的风景。

他侧头看向戴士,而戴士目光平视前方,翅膀像被风托住一样悬空。

“所以当人类国王有意向与我结盟时,我答应了他。”

“我不想让我的爱人这样死去。”

“可我知道,如果他是我,绝对不会选择这种两败俱伤的方法来为他讨回公道。”

“他是很好的人,比我好一千倍一万倍,他不应该来喜欢我的。”

然后高贵的伯爵大人低头看着脚下的城堡,在韩潇面前第一次露出了一个活了几千年的吸血鬼该有的,平静的神情。

韩潇看着他被夕阳映照的侧脸,他想安慰他。

“但是我想,不论怎么样,他还是会喜欢你的吧。”他本来想告诉戴士,过去的事就不要放在心上,可他看着戴士的样子,说出来的话又完全变了意思。

戴士垂下翅膀,和韩潇在屋顶上坐到天上可以看见星星的时候。

然后戴士轻轻地朝他笑了一下,一瞬即逝,韩潇几乎要以为那是自己的错觉。

吸血鬼在夜空中张开翅膀。

一双巨大的翅膀遮天蔽日,几乎要让星星给他作陪衬。

“我们回去吧。”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