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五头猪

高和冷总要占一个吧

少年爱人

*冬日恋歌主题联文


*小戴和小韩甜甜恋爱故事


上一棒@小白鸽 

下一棒@纾叶  


——————————————

1

北京的冬天,车窗外在飘雪。

戴士看着副驾驶座上的韩潇,后者正不甚熟练地摆弄着手机。少年人的眼神掩映在厚厚的镜片底下,里头包裹着什么他读不出来的东西。




2

半小时前,戴士收到帮主的电话。中年人想都没想拿起来右划接听,后知后觉想起他俩有什么事一直都是用微信,要八百年没给对方打过电话。

而且,他瞟一眼手机上的时间,这才刚下午一点。




3

韩潇揉揉眼睛,并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在床上醒来。

他现在,应该在学校里准备拿着磨掉漆的保温水壶在学校水房里等那个老古董饮水机把热水吐出来,或者推醒趴着桌上睡觉的同学抽过对方的作业开始抄,要么是上两层楼,跑到高三的教室,把手心里捏着的暖宝宝递给那个,站在走廊上,眯着眼睛,一看就还没睡醒的那个家伙。

哦,那个家伙已经走了。

少年努力压下“床好大好想再躺一会儿”的念头,撑起身子努力思考自己为什么会在床上。他眯起眼睛仔细确认。

这里可不像是在学校里啊。




4

半小时后,韩潇站在卫生间的镜子前,扶正自己在床头柜上找到的眼镜,面对着镜子里和他自己一模一样的那张脸,用同样在床头柜上的手机,给自己在通讯录上唯一认识的人打了电话。

“戴士,我是十七岁的韩潇。”




5

“那你是,不知道怎么回去吗?”

戴士在红绿灯的间隙问韩潇,两个人都显得有些拘谨。

他忘了自己应该怎么跟这时候的韩潇说话。十七岁?韩潇十七岁的冬天,我们经历了什么?




6

韩潇十七岁的冬天,戴士已经去天津了。

他记得戴士跟他分别的晚上,下了晚自习,他罕见地跑来找自己。

两个人像关系好的女孩子一样裹着一条围巾掐着点走回寝室,戴士亲口告诉他自己要去打职业了。

“队伍那边都联系好了,明天下午就走。我爸妈他们也不拦着了,说我不后悔就行。”

他俩熄灯后躲在一个被窝里。借着旁边还在勤奋学习的室友的微弱手电筒的光,韩潇看着戴士从来没有这么兴奋过。

已然成年的戴士跟小他一岁的韩潇畅想未来,韩潇不知道如何开口却也不想问的是——

你的未来里会有我吗?




7

戴士记得,那是他和韩潇确定关系后分开的第一段时间很长的日子。他从深秋去往天津,元旦看到队友纷纷抱怨订不到票才如梦初醒赶回来。

说来奇怪,那次是他在外乡安顿下来后第一次回家,还是在队友提醒之下,决定做得仓促,谁都没来得及通知就自己一个人背着小包去赶火车。

可他坐几个小时昏昏欲睡的硬座回到北京时,仍有人站在出站口处,隔着纷飞的大雪朝他笑。

他带着肥大的手套扇走眼前的飘雪。今天雪很大,他知道,可要是不买今天这趟车又不知道到等多久。

他问了问态度不太好的售票员草率买了票,出来太急连东西都没收拾。

也没事,等下回去见到韩潇,就说我决定把我自己当礼物送给他,戴士看着车窗映出自己冻得通红却依旧在傻笑的脸,学着旁边二十来岁的小情侣伸手在车窗上写了个“HX”又飞速擦掉。

好想我潇。

少年人隐秘的心思在隔着大雪见到韩潇的时候瞬间涌出来。

思念、委屈、快乐、痛苦、孤单,这些在两个月的时间里被自己隐藏得很好的情绪争先恐后涌出来想在韩潇面前表现,像一串鞭炮被一下子噼里啪啦点燃。

“潇,我想你了。”




8

戴士从回忆苏醒,看向身旁的小孩子。

准确来说,十七岁的韩潇在哪个方面都足够被称作少年,但戴士还是乐意叫他小孩子。

小孩子,小孩子,他不管多大,都是我的小孩子。

他的情绪也和回忆一起解冻。

可为什么韩潇那么奇怪?

大概从自己高二认识韩潇那年开始,对方就是永远笑着的。他觉得韩潇像冬天的太阳,就算气温一样低,但是只要太阳存在于此,心情就会变好很多。

可他发现,自己好像不会跟这个韩潇聊天了。

戴士自认是个很迟钝、不会发现别人情绪、不会疼人的人,可就算迟钝如他,也发现了韩潇的情绪不对。

怎么了?戴士不会相信这只是因为韩潇因为没有办法回去而低落。韩潇懂得隐藏,所以戴士知道他通常不会把自己的负面情绪流露出来,哪怕实在最亲近的人面前。

是患得患失的小孩子,一直害怕着大人说的:“你再乱发脾气就不要你了。”的残酷话语而变得学会收敛。




9

可能真的,本来就是这样吧。

韩潇绝望地想。

他记得戴士跟他提在一起的时候,是在学校旁边的冰激凌店。

戴士领着一帮同学跟自己一起逃课去网吧,戴士带着他的同学,而他因为跟戴士关系好被带着一起。

不过大家也真是喜欢他,他成绩好,人又聪明,说话还讨喜,偶尔有点小脾气也不让人觉得烦,跟着一起玩了几次大家都还是真心实意把他当弟弟看待。

那次伙不好,玩到一半街上停电了,网吧里全黑一片,学生们都四散而去。

他在一片黑暗中摸瞎摸着戴士的胳膊,说不想回去听数学课让他跟自己去吃冰激凌。

然后戴士和他一起出去,跟所有其他匆忙穿上校服的学生走着相反方向去冰激凌店里。

他当时调笑着说十一哥怎么背叛同学跑出来跟我吃冰激凌啊。

戴士靠着冰激凌店的墙,韩潇知道他一向对自己冬天吃冰激凌挺无语的。

然后下一秒看到对面的男孩子坐正了身子,眼睛盯着桌子,对他说。

“是啊,我本来就背叛他们。”

“你把我们都当哥哥,但我想让你把我当对象。”




10

理智的高墙轰然倒塌,那就这样,他当时想着。

他在赌自己能得到他的青春期还是一辈子。





11

我想跟他,走完很久很久的路。

韩潇在戴士离开的那天,晚自习在靠窗的位置上看着窗外突然意识到。

那天他没去送戴士,晚自习高二月考,逃了没法解释。

他在大人眼里一直都是挺乖的小孩,背着所有人牵住戴士的手可能是他所做的最叛逆的事 。

韩潇迟到的叛逆期,在听见戴士小心翼翼说起心中隐秘情感的那刻终于到来。




12

可他在写完卷子看向窗外的时候,尽管他努力压制,无法克制的失落仍然开始从心底蔓延上来。

少年对自己要走下去的路是坚定的,他对戴士有信心,可他对自己没有。

他知道他不能奢求太多,戴士能喜欢他已经足够。

可越靠近就会越贪心,如果可以,他希望戴士不要走。




13

“你去天津之后,怎么样了?”

少年窝在副驾驶第一次开口,眼睛低头看向地面,并没有看着他。

“在那边待了一年多。然后,你不是在北京上大学嘛,我就又回来打,拿了几个小奖,退役 之后开始当解说,接着又跟平台签合同成主播。”

“还不错吧,挺好的。”

男人对自己的这段经历做出了最后评价,他不后悔,或者说这可能是最好的选择。




14

韩潇突然不敢去想在他心里的自己。

在他口中,他似乎高中毕业后留在了北京接着上大学,而他也为了自己回到北京。

可他们真的会有未来吗?他这样想着。

在他回到北京的时候,他还在上大学吧。

而他大学毕业之后,按照他自己说的,他应该退役了吧。

事情真的像他说的这么顺利吗?

而他又在其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呢?




15

不论是少年时代的戴士还是中年的戴士,对他的韩潇总是束手无策的。

鲜活的少年人,一颦一笑足以勾起他心里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别样感受。

偏偏这位少年又最拿捏的准他不过,心被小男孩牵着走,但他心甘情愿。

周围的兄弟朋友都以为戴士会找个御姐那一挂的当度过余生,或者,至少也是个知性温柔的姑娘。

然后他牵起了韩潇的手,一个大家都当他弟弟的这么一个小孩子。

好吧,不只是他们,他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




16

分别的时刻来的突然,他也舍不得。

那天他站在父母面前,不卑不亢,但看着哭泣到肩膀颤抖的父母也红了眼眶。

那天晚上,他看着韩潇嘴唇边上沾着的一圈冰激凌,鬼迷心窍,拉住韩潇的手腕子,就着夜色凑近舔了一口。

这一切都被端着鱼汤来学校给儿子加餐的母亲看到。

面对这样的父母,他也手足无措。

于是接下来的事显得合乎情理。

他本想高三念完再去打职业,却被歇斯底里不愿让他再跟韩潇接触的父母将他的计划提前。

一张高中文凭,在他自己给自己的未来规划里分量其实并不重。

可韩潇却是戴士的未来计划里不可缺失的一环。

他自认是独立又坚定的人,心头的一点点念想只是种下种子便一定能发芽生根。

去天津是如此,对韩潇也是如此。

他不愿与韩潇分别。

可他更想让自己已经认定了的爱人能被人接受。

决定得匆忙,分别时刻更加紧张,以至于他并没有过多时间去注意到韩潇的心里变化。





17

小男孩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一直望着窗外,他想知道戴士要带他去哪。

车窗外一栋栋高楼随着指示牌飞逝过去,他尝试着辨认道路,可他上高中的时候哪来这么多楼?

倒在靠背上,身边的男人却恰好把车停下。

“到了,走吧。”戴士伸手给韩潇解了安全带,发现这是他俩距离最近的一次,于是偷偷在韩潇领口嗅了嗅。





18

他领着小孩子下了车,韩潇被风雪吹得缩起脖子,双手正准备从口袋里拿出来把领竖上,一双肉乎乎的,属于中年男人的手伸过来给他又披了件衣服。

“穿着,太冷了。”韩潇没来得及反应,男人在自己身后,手还搭在自己肩上等自己把衣服披好。

他手伸过去够着衣服,跟男人的手碰到一起。

戴士捏了一把他的手。

男人的手还是肉乎乎的,像他很多次牵过的那样。

韩潇站在街上垂下眼睛,第一次真正意识到眼前这个男人是自己的小男朋友长大后的样子。




19

小孩子不知道戴士要带他去哪。戴士要跟他说早说了,不说自己去问也是自讨没趣。

戴士带着韩潇在街上走,他侧着身子微微让出一点距离好让韩潇走在他前面一些。

他伸手弄弄自己的头发,眼睛去看韩潇。

小孩子在前面低头走着,也不去看周围,跟刚才在车上一模一样。

其实也不能叫他小孩子,十七岁的少年在外表上已经和现在几乎毫无差别。硬要说的话,那时候好像比现在……还要胖一点儿?

也是,韩潇高中时候就是个小吃货,下晚自习就往高二教学楼冲让他十一哥别去网吧弄一身烟味带他出去吃东西。

小朋友挎着比他自己大了一圈的戴士的校服,多出来的袖子能再装下半截胳膊,跟唱戏似的。

他就拖着长的袖子,环着戴士那个时候还有的脖子在月色与楼道间昏暗黄色灯光照不到的地方偷偷对戴士耳朵吐气,不让对方推开他。

“你要是又弄一身烟味,我以后晚上就都不跟你睡。”




20

戴士心里想着,脚上却没停。

他牵着韩潇的手,拐进一家小店。




21

韩潇此刻才抬起头。

温暖的橘黄的灯光晕染在他沾上雪水的镜片上,他使劲揉揉眼睛。

如果他没想错,这是他十几年后的那家冰淇淋店。

如果说刚刚戴士牵起他的手让他意识到人与人并无不同,那现在,当他抬起头来的那一刻,他能真切感受周围的一切也并未产生变化。

当时还年轻的老板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另一位与他眉眼有六七分相像的年轻人,噢,说年轻人可能也并不准确,因为他和这位韩潇昨天看到的那位老板应该差不多大。

十几年,店里的装潢变化巨大,韩潇随便拉开一把椅子坐下去托腮看着在柜台前的戴士。




22

他真的是学生时代的那个戴士,韩潇再次感叹。

他看着戴士挑了两个不同口味的四分之一球,之后掏出手机对着冰柜上的一张贴纸拍了一下,左手又拿了把塑料小勺往韩潇这儿走。

“太冷了,给你买少点。”男人抽开椅子坐在他对面,又让他想起高中时候戴士也是一样管着他不让他多吃。




23

“你以前也不让我吃,怎么现在还不让啊?”韩潇叼着勺子小小抱怨,似乎从踏进这家店开始,他的心情就莫名好了很多。

男人坐下也没干别的什么,撑着一边脸颊看着他:“这大冬天,你还想吃多少,真不嫌冷。”

说完之后韩潇又看他笑起来,紧跟着一句:“哦,你确实是不嫌冷。”

有一说一,韩潇挺想吐槽为什么戴士现在的笑容总像安着什么坏心眼。

没来得及说,戴士给他原地表演颠倒是非。“你这小孩儿怎么这样,给你买冰淇淋你不记,不让你多吃倒是能记这么久。”

韩潇埋头下去吃,一勺刚刚送进嘴里听他说这话也抬起头来还嘴。

“那是对你来说挺久,叔叔。这事儿对我来是可是就发生在昨天,记得清楚不是应该?”

“这话不能这么说,您现在记性还不是比我好得多。”

是这样,韩潇无话可说,不过他看男人虽然摆出那个理直气壮的样子,可是不是真的的确是不一定。




24

两人间的气氛因为这个小玩笑骤然轻松了不少。

连带着韩潇的笑容也明朗起来。

只是藏在笑容底下的深层东西依旧没有显露出来。

25

他以为他隐藏的有够好。

所以他才会在戴士问出:“心情太差是因为我吗?”这种语句的时候不敢抬头。

韩潇不明白自己在害怕什么,他能被已经成为自己心目中所向往大人一般的戴士坐在这里如此认真的关心就已经能说明很多问题。

但他还是没有开口说话。




26

戴士明白韩潇在害怕什么,他怎么可能不明白。

一开始在车上韩潇沉默着不说话,戴士以为只是因为小孩儿突然来到这个世界一开始还接受不了,可这个猜想在他看到韩潇站在冰淇淋店门口不敢相信的表情时被完全推翻。

几乎是一瞬间,记忆潮水般涌来。

自己年少时期对韩潇的隐秘心思,自己义无反顾背着包离开韩潇和家乡,自己在与韩潇分离的第一个冬天坐上回家的火车……

这是十七岁的韩潇所无法预知的,他们共同创造的未来。

“你低估了自己。”男人最后这样说,肉乎乎的小爪子再次攀附上小孩抓紧冰淇淋杯的手。

“……也不相信我。”这句话听起来有点委屈。




27

韩潇不说话,他知道戴士什么都清楚了。

长者明白他的担忧他的无助他的孤独,并把冰淇淋当作载体把这些都从自己内心清扫出去。

他的挣扎,不安,忧伤都被戴士看穿,爱他的人不舍得让他囿于囹圄。

他把勺子戳进冰淇淋里,冬天温度低,冰淇淋不会容易化掉,所以他总是喜欢冬天跑来吃冰淇淋。

还好,从少年到大人,一直都有人陪着他。

我cp必过七夕

dbq我不知道自己在写啥总是就是差


但想给他俩过七夕那是肯定的


————————————————————



“我的戴士先生,你在想我吗?”


韩潇坐在星空下给他寄信。


尽管被对方“有事就发微信呗多快啊”这种话提醒过很多次,他还是执拗地选择将自己想说的话写在信里。


韩潇不当主播很长时间了,和平台签约到期后他就开始到处旅行拍拍照片。


戴士被他留在家里,委屈地表示他在路上的时间都比陪自己的时间多。


“今天是七夕吧。”


韩潇打开手机看看日期。


“我在星空之下给你写信。”


异国他乡的旅途总是孤独的,他想着。


我不孤独,他又想着,有人等我。


他想起来十几年前的那个七夕。


也是八月份,戴士在应该高三补课的日子站在他家楼下朝他挥手。


他跟爸妈打声招呼下了楼。


转头跌进戴士的怀抱。


“嘿嘿,韩潇。”


韩潇闻着他身上一身酒气双手抓着他的胳膊却没有挣开他。


“我要去打职业啦!”


哇!真的吗!


“去天津。”


这么远啊……


“来跟你说一声。”


我知道啦。


戴士就这样抱着韩潇,后知后觉对方一直没反应,又使劲儿在他脖颈上嗅了一下才离开。


然后他有点不敢看韩潇。


“我就来跟你说一声。以后在学校没见到我别觉得奇怪啊。”


还是少年的韩潇想想自己火急火燎出门换鞋时不经意瞥到的一眼日历。


牛郎和织女在月亮前面手牵着手泪眼涟涟。


“十一哥大老远跑过来就来跟我说这个呀。”


韩潇笑起来,以后戴士回忆起来说他那天晚上笑起来的样子“眼睛弯的活像那天的月亮”。


“那我还有跟哥要说的。”


“啥呀?”


韩潇又贴近戴士,在昏暗的楼道里勾着他的脖子。


“我喜欢哥。”








“不能回来陪你过七夕,对不起啊。”


“但我歪哥人缘这么好,不会找不到过七夕的人吧。”


故意说这种话,他能想到戴士在一两个月后捏着这封信面色发青的样子了。


“我很想你”


“我很开心走了这么多地方”


“但如果是你的话,好像可以把我的开心加倍。”


韩潇后知后觉自己写得太肉麻。


他想划掉,可那样戴士一定会等他回来之后缠着问他划掉的激烈语句。


剩下的信纸别风吹走了。






二个月后,戴士收到了一个信封,里面装着一片残破的叶子和一张卫生纸。


那张仍然散发香气的纸上写着


“睁开眼睛就能见到你。”


end.

【士潇】无回之城

还没写完

这是前面 

谢谢大家的喜欢!(不没有人喜欢



————————————————


19

冗长而又复杂的梦境向他袭来,梦里尽是些支离破碎的片段。


梦里戴士向他伸出手,梦里一些身着他只在历史书上看到过的衣服的人将他带走,梦里戴士用深沉的眼神看着他,梦里他决绝地从城墙跳下。


那个大概率就是他自己的人挣脱身后人的束缚,不顾那些尖耳朵尖牙齿吸血鬼的大声叫喊,爬到城墙上纵身一跃。


韩潇从梦中惊醒,他看到身边熟睡的戴士,从被子侧边把手伸出来,隔着被子,轻轻捏了一下戴士的手,而后轻手轻脚掀开估计是戴士给他盖上的被子。


一身酒气,他心想,扭头进浴室去洗澡。




20

戴士是被浴室里的水声吵醒的。


吵醒之后他还没清醒,潜意识手就往身边碰,没摸到身边人才迷迷瞪瞪睁开眼睛。


韩潇要是看到那必是要感叹一声小卷也没跟我睡过怎么就这么上道呢。


他头疼,脑子转得也慢,坐床上想半天才意识到吵醒他的罪魁祸首就是韩潇。


他毕竟不是常人,喝了酒也不会完全失去意识,比如现在,只是头疼得很。


“韩潇?韩潇?”


脖绝大人透过浴室门听着水声看着对面人影,蒸汽勾勒出他一个朦胧的轮廓。


他吞了吞口水。


“潇,你在洗澡?”






21

韩潇泡在水池子里,有一下没一下拍打水面。


他听见小卷在身后透过门叫他名字,脖绝大人的声音仿佛也粘上了水蒸气传过来显得软糯。


可他不想理他,合上嘴从唇缝中挤出来一声没什么感情的“嗯”。


在他没想清楚梦里的事和他自己的关联之前,他并不是很想理戴士。


或者说他想清楚了,但是不敢细想。






22


韩潇故意在浴室里磨蹭很久,他估摸着人应该已经走了拉开门。


然后看到戴士站在门口看着自己。


逃也逃不过,算了。


他也抬眼盯着对方:“你为什么骗我?”


脖绝大人看着他眨眼睛,似乎是在思考这个问题究竟从何而来。


“那个韩潇是谁?”






24

哦,他懂了,但是还是很委屈的样子。


“我没骗你啊。”


脖绝大人一向精明不会吃亏,但他不会在韩潇面前骗人啊。


从很久之前就开始是这样。


韩潇眨眨眼没了气势,他没想到他会这样回答。


“你问我我肯定跟你说的。我这不是不知道你天赋异禀能自己发现嘛。”


戴士看着对面略显疲惫揉着眉心的韩潇,小心翼翼地说。


“去睡觉吧,你晚上喝那么多酒。”想起自己把戴士灌倒在桌上但自己几乎没喝多少的韩潇说要去睡觉。


可能是为自己刚才的举动不好意思,也可能是纯粹心疼戴士。


那戴士当然是觉得他在心疼自己。


嘻嘻。


“好好好。”


“那你还是去我那床上?”


“……你先洗澡。”


“好嘞好嘞。”






25


于是半小时之后韩潇看到因为跟他躺在同一张床上就心满意足得意洋洋开心得尾巴都要翘起来的脖绝大人无语。


“我怕你又做噩梦。”感受到了旁边人无奈的视线,戴士收敛一下。


“难道不是因为你才会做噩梦的吗?”


而且这是梦吗?






tbc.

【士潇】无回之城

呃呃呃我又来了


居然还没写完我是没想到的


前篇看这 

————————————————




10

韩潇回到房间躺下,总觉得戴士话里有话,可有说不清楚哪里不对。

他自暴自弃决定不再想,抱着枕头决定睡觉。

然后他又做了个奇怪的梦。

梦里是人类王国,他站在千年前的夜色中与降落在城墙上的戴士对视。

他迎着月亮看向对方的眼睛,却觉得戴士的眼睛比月亮还要亮。

当时还不是肉乎乎胖嘟嘟的小吸血鬼崽子满心满眼只有他眼前的这位人类,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

他好可爱,韩潇端详着对方的这副模样点点头。

然后下一秒,他就从这只小吸血鬼嘴里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那人张开自己的翅膀,朝梦里跟他名字一样的人伸出手:“韩潇。”

“跟我走吧。”







11

然后像是不想让自己知道更多信息一样,他突然毫无征兆地醒来。

他想了很久,也不知道那个人是不是自己。

以及,如果那个人是自己,自己又会不会把手递给戴士。

“小卷啊小卷。”韩潇把手臂盖在眼睛上,然后又疲惫至极地闭上眼。

他开始正视那些被自己忽略掉的事。

像是他为什么要把自己放进来。

像是他为什么不让自己离开。







12

脖绝大人第二天敏锐地感觉到有些不对。

“潇——”

韩潇挺冷静地问他干什么。

脖绝大人撇撇嘴,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13

韩潇要想个方法套出戴士的话。

他大概从那天晚上的梦里猜到了一些东西,可他不敢确定。

在千年时候找到用这样一种方式找到失散的恋人,这种事是真实存在的吗?

既然他一直对……我念念不忘,他为什么几千年不来找我?

韩潇扶额叹气,他要看不透小卷儿了。

所以他用了他成本最低也大概是收益最高的方法来套戴士的话。

他从酒窖里抱出来两瓶酒。






14

“陪我喝酒。”

韩潇把两个高脚杯往戴士面前一放。

脖绝慌慌张张站起来给韩潇拉开椅子。

我潇终于主动找我说话了哈哈哈!

然后想到喝酒什么的又开始垂头丧气。

“潇啊,我不会喝酒,要不咱换一个娱乐活动?”

韩潇看了他一眼,意思应该是爱喝喝不喝滚。

戴士纠结纠结,还是坐下来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

两个人沉默着喝酒。韩潇周身低气压,戴士也不敢随便说话。抿一口酒看一眼他的韩潇,然后垂下眼帘继续喝酒。

韩潇板着脸,其实是在想自己下一步计划,他对自己的酒量挺有自信,而且,他抬头看一眼对面的戴士,后者捧着酒杯晕晕乎乎。

嘿,要成功了。






15

结果半小时后韩潇黑着脸看着桌对面趴着的人。

……谁能告诉他为什么戴士的酒量会这么差啊!!!

他不甘心地戳戳戴士的脸:“喂,你能听我说话吗?”

对方迷茫的小眼神抬头看看韩潇,拉开椅子站起来,似乎是想走过来抱住他。

然而刚站起来一阵强烈的眩晕让脖绝大人只能撑着桌子按着头。

“诶诶诶你喝醉了就别乱动。”韩潇连忙去扶。

戴士晕晕乎乎,眼前伸来一只韩潇来扶他的手,白皙的手腕在袖子下面露出来一截,他顺手握住再用力把人拉进自己怀里。

“唔……”脖绝大人把头埋在韩潇的颈间哼哼唧唧。






16

韩潇抱着他家的脖绝大人一步一步往卧室挪。

他低头看着不肯撒手还在跟他撒娇的脖绝又好气又好笑:“小卷儿,醒醒,人设崩塌啦!”

脖绝大人挂在他身上没说话,像是睡着了一样,剩着两条腿无意识地跟着韩潇的脚步挪动。

韩潇悄悄叹口气,真不知道我以前为什么会受得了他。

不过,这种感觉也不坏就是了。






17

韩潇只是个普通人类,除去他从记事起做的那些奇异梦境外。

他学到的所有知识都告诉他梦与现实无关,可他自己并不这么觉得。

小时候他梦见的只是一些模糊的片段,而这些片段的轮廓随着年岁的增长愈发清晰。

像是这座城堡、这位脖绝,这是他可以看到的。

还有战争、铺天盖地的血腥气味、以及梦里那个人在战乱中和跟自己不同物种的另一个人交握的双手。

然后当某一次,他从梦中醒来时,他确定到那座城堡看看。

在现实中,也会有能让自己如此安心的感觉吗?






18

韩潇抱着脖绝一路挪到卧室。

他好重,韩潇想着,他决定把人直接丢到床上,然后转头一看趴在他肩上没有一点防备呼呼大睡的脖绝他还是没忍下心。

他在床边坐下然后把人一点往下挪着。

唉,自己干的好事还是要自己承担结果。

为什么他当初会想着把戴士灌醉啊。

他把戴士放到床上,结果被这人的体重让他一瞬间失去重心,也跟着载到了床上。

失重感逐渐袭来,意识开始变得模糊,他想推醒戴士,让他,或者至少让他放自己去洗个澡,可他试着挣扎了一下便又坠入深沉的梦境。



tbc.

【士潇】无回之城

呃呃呃跟节目没有关系

看了密室大逃脱我16年老粉火速回坑

再刷了一遍gl第二季的无聊产物

吸血鬼卷×人类潇


啊——我爱他俩——


————————————————




   1

在喧闹繁华的人类城市中心,有一座吸血鬼城堡。

几千年来,城堡的主人一直深居简出,而关于城堡的风言风语也一直在流传。

直到有一天,一个人类叩开了城堡的大门。

  



   


   2

“吸血鬼城堡的主人是德古拉脖绝~”

戴士没有接话,他的确是伯爵,可他也知道韩潇指的是哪个脖绝。

“小卷儿~所有吸血鬼都没有脖子吗?”

“还是说他们都是卷发?”

“……并没有。”






   3

这城堡叫无回之城,据说主人是在一场人类与吸血鬼的大战中反水唯一存活下来的吸血鬼。当时的人类国王为了向这位可靠的盟友申请永远的庇护而大手一挥把城中这座最大的城堡献给了他。

而这位吸血鬼先生脾气可能不好,传说总有好奇的人敲开城堡的大门,而进去了之后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再没出来过。

这大概也是无回之城这个名字的由来吧。






   4

韩潇和戴士以一起躺在沙发上,他想逗逗戴士,于是给他讲了这个他从小听到大的故事。

“是不是你把每个进来的人都骗到城堡里陪你玩了?”

“……只有你一个啊。”






   5

韩潇进来的方式像回自己家一样,站在门口,伸出手敲敲门。

敲了第一下,笨重的木门缓缓打开。

这怕不是声控的。韩潇朝城堡里张望了一下,纠结片刻后还是抬脚走了进去。

然后跟坐在椅子上打理羽毛的伯爵大人尴尬对视,后者显然是没料到会进来外人,看着韩潇的脸整个愣住。

然后拔断了自己一根羽毛。

“……呃……不是你开的门吗?”那为什么还会被吓到啊。

“……声控的。”

哦,好吧。






   6

韩潇坐在他第一次见到戴士的对方做的那把椅子上,而被外界所说的恐怖伯爵大人正在享受来自韩潇梳理羽毛的服务。

“你的羽毛真的好难打理啊戴士。”隔着一个翅膀传来韩潇幽怨的声音。

“那绝对是因为你闯进来的时候吓到我了才让我精心养护几千年的羽毛变成这样。”

“所以你以后的羽毛都要我来打理吗?”

“所以我以后的羽毛都要你来打理。”

戴士翘起了嘴角。






   7

“我不能离开吗?”

“你觉得你还可以离开?!”

“我这里是吸血鬼城堡啊!”

韩潇朝四周看看:“我不会说出去的,放我走吧。”

“我相信你不会说出去……不对……你还想说出去什么吗?”

伯爵大人张开翅膀露出獠牙,眯起本来就不怎么看得见的眼睛。

“这里可不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韩潇抱住脑袋蹲下,笑得浑身颤抖。他看着这个吸血鬼伯爵,忍住了想捏他脸的欲望:“啊啊啊我好怕。”

“……反正你不能走!”






   8

伯爵大人自带王者风范,至少他自己这样认为。

“你知道为什么你可以成为唯一活下来的吸血鬼吗。”

“嗯?”

“因为你没有脖子啊别人吸不了你的血啊。”

“……其实吸血鬼不吸血也能活的。”

“啊?怎么这样?”

“血对吸血鬼的诱惑大概跟美食对人类的诱惑差不多吧。”

“……哦”

?为什么韩潇还有点失望的样子






   9

韩潇也会让戴士给自己讲讲他以前的故事。

“大战的时候吸血鬼领袖有很多,我只是其中一个。”

“我主张与人类议和,签署协议和平相处,可其他吸血鬼不同意。”

“他们把我的人类恋人藏了起来,想利用他控制我,我照他们说的去做,结果我的恋人还是被杀了。”

他俩并肩坐在城堡的屋顶上,韩潇借助戴士的翅膀在这座全城最高的建筑物上看到了他从未见过的风景。

他侧头看向戴士,而戴士目光平视前方,翅膀像被风托住一样悬空。

“所以当人类国王有意向与我结盟时,我答应了他。”

“我不想让我的爱人这样死去。”

“可我知道,如果他是我,绝对不会选择这种两败俱伤的方法来为他讨回公道。”

“他是很好的人,比我好一千倍一万倍,他不应该来喜欢我的。”

然后高贵的伯爵大人低头看着脚下的城堡,在韩潇面前第一次露出了一个活了几千年的吸血鬼该有的,平静的神情。

韩潇看着他被夕阳映照的侧脸,他想安慰他。

“但是我想,不论怎么样,他还是会喜欢你的吧。”他本来想告诉戴士,过去的事就不要放在心上,可他看着戴士的样子,说出来的话又完全变了意思。

戴士垂下翅膀,和韩潇在屋顶上坐到天上可以看见星星的时候。

然后戴士轻轻地朝他笑了一下,一瞬即逝,韩潇几乎要以为那是自己的错觉。

吸血鬼在夜空中张开翅膀。

一双巨大的翅膀遮天蔽日,几乎要让星星给他作陪衬。

“我们回去吧。”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