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五头猪

高和冷总要占一个吧

【士潇】无回之城

呃呃呃我又来了


居然还没写完我是没想到的


前篇看这 

————————————————




10

韩潇回到房间躺下,总觉得戴士话里有话,可有说不清楚哪里不对。

他自暴自弃决定不再想,抱着枕头决定睡觉。

然后他又做了个奇怪的梦。

梦里是人类王国,他站在千年前的夜色中与降落在城墙上的戴士对视。

他迎着月亮看向对方的眼睛,却觉得戴士的眼睛比月亮还要亮。

当时还不是肉乎乎胖嘟嘟的小吸血鬼崽子满心满眼只有他眼前的这位人类,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

他好可爱,韩潇端详着对方的这副模样点点头。

然后下一秒,他就从这只小吸血鬼嘴里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那人张开自己的翅膀,朝梦里跟他名字一样的人伸出手:“韩潇。”

“跟我走吧。”







11

然后像是不想让自己知道更多信息一样,他突然毫无征兆地醒来。

他想了很久,也不知道那个人是不是自己。

以及,如果那个人是自己,自己又会不会把手递给戴士。

“小卷啊小卷。”韩潇把手臂盖在眼睛上,然后又疲惫至极地闭上眼。

他开始正视那些被自己忽略掉的事。

像是他为什么要把自己放进来。

像是他为什么不让自己离开。







12

脖绝大人第二天敏锐地感觉到有些不对。

“潇——”

韩潇挺冷静地问他干什么。

脖绝大人撇撇嘴,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13

韩潇要想个方法套出戴士的话。

他大概从那天晚上的梦里猜到了一些东西,可他不敢确定。

在千年时候找到用这样一种方式找到失散的恋人,这种事是真实存在的吗?

既然他一直对……我念念不忘,他为什么几千年不来找我?

韩潇扶额叹气,他要看不透小卷儿了。

所以他用了他成本最低也大概是收益最高的方法来套戴士的话。

他从酒窖里抱出来两瓶酒。






14

“陪我喝酒。”

韩潇把两个高脚杯往戴士面前一放。

脖绝慌慌张张站起来给韩潇拉开椅子。

我潇终于主动找我说话了哈哈哈!

然后想到喝酒什么的又开始垂头丧气。

“潇啊,我不会喝酒,要不咱换一个娱乐活动?”

韩潇看了他一眼,意思应该是爱喝喝不喝滚。

戴士纠结纠结,还是坐下来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

两个人沉默着喝酒。韩潇周身低气压,戴士也不敢随便说话。抿一口酒看一眼他的韩潇,然后垂下眼帘继续喝酒。

韩潇板着脸,其实是在想自己下一步计划,他对自己的酒量挺有自信,而且,他抬头看一眼对面的戴士,后者捧着酒杯晕晕乎乎。

嘿,要成功了。






15

结果半小时后韩潇黑着脸看着桌对面趴着的人。

……谁能告诉他为什么戴士的酒量会这么差啊!!!

他不甘心地戳戳戴士的脸:“喂,你能听我说话吗?”

对方迷茫的小眼神抬头看看韩潇,拉开椅子站起来,似乎是想走过来抱住他。

然而刚站起来一阵强烈的眩晕让脖绝大人只能撑着桌子按着头。

“诶诶诶你喝醉了就别乱动。”韩潇连忙去扶。

戴士晕晕乎乎,眼前伸来一只韩潇来扶他的手,白皙的手腕在袖子下面露出来一截,他顺手握住再用力把人拉进自己怀里。

“唔……”脖绝大人把头埋在韩潇的颈间哼哼唧唧。






16

韩潇抱着他家的脖绝大人一步一步往卧室挪。

他低头看着不肯撒手还在跟他撒娇的脖绝又好气又好笑:“小卷儿,醒醒,人设崩塌啦!”

脖绝大人挂在他身上没说话,像是睡着了一样,剩着两条腿无意识地跟着韩潇的脚步挪动。

韩潇悄悄叹口气,真不知道我以前为什么会受得了他。

不过,这种感觉也不坏就是了。






17

韩潇只是个普通人类,除去他从记事起做的那些奇异梦境外。

他学到的所有知识都告诉他梦与现实无关,可他自己并不这么觉得。

小时候他梦见的只是一些模糊的片段,而这些片段的轮廓随着年岁的增长愈发清晰。

像是这座城堡、这位脖绝,这是他可以看到的。

还有战争、铺天盖地的血腥气味、以及梦里那个人在战乱中和跟自己不同物种的另一个人交握的双手。

然后当某一次,他从梦中醒来时,他确定到那座城堡看看。

在现实中,也会有能让自己如此安心的感觉吗?






18

韩潇抱着脖绝一路挪到卧室。

他好重,韩潇想着,他决定把人直接丢到床上,然后转头一看趴在他肩上没有一点防备呼呼大睡的脖绝他还是没忍下心。

他在床边坐下然后把人一点往下挪着。

唉,自己干的好事还是要自己承担结果。

为什么他当初会想着把戴士灌醉啊。

他把戴士放到床上,结果被这人的体重让他一瞬间失去重心,也跟着载到了床上。

失重感逐渐袭来,意识开始变得模糊,他想推醒戴士,让他,或者至少让他放自己去洗个澡,可他试着挣扎了一下便又坠入深沉的梦境。



tbc.

评论(3)

热度(40)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